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角菜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那里有谁的梦想?

 
 
 

日志

 
 

无依怅惘向谁诉——《桃花源记》主题探析  

2016-05-25 14:3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0月在苏派语文教育论坛执教《桃花源记》,故而看了一些与此相关的资料,就有了如下的发现。幸得被2016年第5期《语文教学通讯》收录。

  可能是出于版面考虑,发表文章有所修改,这里发出的是原文。



无依怅惘向谁诉

——《桃花源记》主题探析

 


 

关于《桃花源记》的主题,人们普遍认为它表现了陶渊明的社会理想,其实,这只是对文章部分内容进行孤立解读的结果。如果我们对此作整体把握,就会发现陶渊明在文中真正表达的是其内心的无依怅惘。

 

 

在《桃花源记》中,作者在桃源胜境上着力甚多,细致描绘了其自然美、人情美和社会美,这些深深吸引了读者,许多人视之为理想社会的缩影。不过,除此之外,文章还描写了渔人、刘骥之等其他内容,它们和桃源胜境一起共同承载了陶渊明的生命感悟。

渔人是个极其重要的人物,从现实社会来看,他是桃源胜境的发现者,桃源社会的见证者,也是桃源世界信息的发布者,可自桃源世界来看,渔人则是现实世界的代表,是桃源社会了解观察外部世界的窗口。渔人在桃源的具体表现陶渊明着笔不多,但出了桃源之后,陶渊明对其进行了长时间的跟拍。刚找到路,他就迫不及待地“处处志之”。此时桃源人“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嘱托应当是言犹在耳,可他已经不仅准备“道”,而且筹划故地重游了。“志”而且“处处”,写尽了一个背信弃义者的丑恶嘴脸。随后便是“诣太守”。 按说,任是谁遭逢这样的奇遇,都会忍不住出来炫耀一番。只要不泄露桃花源的地理信息,其实也无可厚非。但炫耀要看对象,在同伴面前说说那叫炫耀,特地跑到长官面前“说如此”那就不好说是炫耀,而是涉嫌告密邀功了。而带着兵丁“随其往”则是坐实了渔人带路党的身份。于是,这个渔人不仅无信无义,而且阴险无耻。陶渊明为什么要把渔人写成这副尊容?要知道,在我们的传统诗文如屈原的《渔父》中,渔人一直是与世无争的隐者,这一反笔值得我们深思。

细究文脉就会发现,在渔人误闯桃花源之后,源中人对外部世界经历了一个从好奇到惋惜到拒绝的过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转剧情?答案只能在那个渔人身上寻找。面对曾经的故地来客,源中人忍不住要问问“今是何世”,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举动。然而就在渔人“一一为具言所闻”之后,反转发生了。源中人对此“叹”而且“惋”。叹是叹息,是感慨,而惋则是惋惜,是面对不幸从心底生发出的同情与恻隐,由此源中人郑重决定拒绝与外人交往。

面对这一颇富戏剧性的反转,我们不由要追问,那个渔人到底给他们讲了什么?按说,一个渔人的见闻不会怎样广博,政治斗争的内幕他只能是道听途说,而且还可能是“闲坐说玄宗”般的陈年旧事,因而他可能是把太元以前八王之乱、苏峻之反等高层斗争所导致的战乱频仍民不聊生等社会生活画面给描绘了一番,也可能是给源中人上了几堂民间视角的历史课,把秦汉之争、三国之乱等血淋淋的战争杀伐场面全给说出来了。这样,已经避世几百年的源中人岂敢再求入世,因而他们的拒绝便顺理成章了。可问题是,陶渊明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情节呢?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他想说说晋宋易代之际真实的社会状况,委婉地表达自己对时局变化的看法,但这一话题太过敏感,他不敢直接明白地加以表述,于是虚构了一个渔人误闯桃源的传奇故事,虚构了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把现实全部隐藏起来,只留下桃源世界的错愕、惋惜与拒绝,以博得有心者的会意。但是,“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这样的描述实在是隐藏得太深了,一般人很难看出其真实意图所在,于是他又有意露出了一点破绽,就是渔人的那副卑劣嘴脸,这样,由面及点,再点面结合,总算是大致勾勒出了现实社会的模糊影像。

可即便如此,面对淳薄异源妍媸别如天壤的社会形态,陶渊明自己也没有明确表态。所以,假如文章到此结束,可能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陶渊明到底想说什么。但陶渊明就是要像《述酒》一样说说自己对时局的看法,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他补充的刘子骥故事。借助这个故事,我们才较为清楚地看到了陶渊明的态度。

对刘子骥,陶渊明起首的介绍就是“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这一介绍很突兀。一般地,介绍一个人都是姓甚名谁、籍贯郡望、职业官阶等等,客观描述一番,可刘子骥的这个介绍不是这样,它是一个定性的评价,“高尚士也”。为什么要像这样介绍?孤立地看,这一问题也不好回答,可要是从整体着眼,把它放到桃源故事中去,答案就非常显豁,因为文章前面记叙了一个与高尚不沾边甚至可直斥为小人的那个渔人,他大动干戈,带着一帮官兵去寻找桃花源。可问题是,动静很大,又有带路党,结果却是没找到,为什么?看刘子骥的介绍就可以知道,陶渊明在此设定了一个寻找桃源圣地的前提条件,就是寻找者要人格高尚。渔人资格不够,自然找不到。也即,陶渊明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否定了渔人和他所代表的功利世界,并为这个世界的向好开出了一剂药方。

如果故事依然至此为止,我们就会以为陶渊明只是否定了这一功利社会,可是我们要注意,在叙述完刘子骥故事之后,他又不动声色地补了一句,“后遂无问津者”。表面上看,他似乎在补充交待桃源圣地寻找故事的最终结局,细细品味,我们不难体会到陶渊明内心的极度失望。“后遂无问津者”这句话告诉我们,自从刘子骥去世之后,后来就再也没有人对桃源圣地感兴趣了。这就如同在说,刘子骥是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高尚之士,刘子骥死后,这个世界就与高尚绝缘了。

对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这个世界下出这么一个决绝的断语,我们可以借此想象出他对这个世界失望到了什么程度,反过来我们又看出,他在这个世界孤独到了什么程度,回荡在他心头的,该是怎样的怅惘。然而,因为易代的特殊政治环境,这一切他都无法直接叙说,只能借助传奇,含含混混吞吞吐吐地讲述自己心中的极度悲凉与落寞。其心境,大约便如鲁迅所说,“悲凉之雾遍被华林”吧。

 

 

当然,这还是我们对《桃花源记》这一文本的解读,要想知道它正确与否,还要看更大的整体。我们知道,《桃花源记》与《桃花源诗》本是一体,《记》实为《诗》的序言,因而解读的正确与否还要通过《桃花源诗》来验证。

在《桃花源诗》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寻找美好世界”是其基本主题,诗歌卒章显志,“愿言蹑轻风,高举寻吾契”,一个“愿”字写出了诗人的态度,一个“寻”字写出了诗人的行动,是主动地寻找、建设,而不是坐等美好的到来,而“高举”“吾契”二词则写出了诗人对同道对知己的热切盼望。这里没有讲寻找的结果,却借“淳薄既异源”一语对现实社会与自己的理想图景作出了理性的概括,现实是浇薄的,理想则是淳朴的。对“淳朴”二字,诗歌着笔很多,“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等等。对“浇薄”一语,诗歌则没有一个字提及。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理解,从传统的文本解读视角来看,尤其是在与陶渊明同时代的人看来,这种诗记合体的文本,诗是主体,记是附庸,地位本无足重轻,所以,陶渊明在诗这一主体中尽力勾划一幅淳朴社会的理想图景,给人一种追求美好生活的假象,只在最后一句轻点自己对现实的价值判断,把自己对现实世界的看法隐藏得几乎无影无踪。

可陶渊明太想说出他对晋宋易代的看法,于是就给《桃花源诗》悄悄加了一个序记。稍加比较就会发现,他的这个序记太特殊了,一是太长,远远超过一般序记三言两语的惯例。遍翻陶集,序记本就不多,更少有过百字的,可《桃花源记》竟然超过了三百字。二是所记与自己无关。一般序记都会写自己的创作缘由,写作品的生发点,等等。他的许多序记也是如此。比如大家所熟知的《饮酒》,了了数语,点明了饮酒题诗自娱之事,进而直言,“纸墨遂多,辞无诠次。聊命故人书之,以为欢笑尔”。把缘由说得清清楚楚。可这首诗不是这样,它就是在记叙一个完整的传奇故事,而无一语交待故事的来源,尤其是这一故事与创作者的关系。于是我们就只能理解为这是作者的用心所在,是有意为之的一个曲笔,也是其远祸自保的无奈之举。细心的读者都明白,“薄”是有其特定含义的,其图景大约可模拟得之,如果细细品味一下序记,所得自然更加真切,也更加深刻。所以,诗与序不仅在形式上是一体,在内容上也相互补足,它们共同讲述了陶渊明心底的孤独与怅惘。

 

 

这样的解读是否妥当,我们还可以通过“知其人”这一更大的整体来判断。纵观陶渊明的一生,我们认为,时代背景、生活经历以及政治立场三者共同决定了其《桃花源记》写作时的心态。

陶渊明是个很有追求的人,在《荣木》诗中他自述,“脂我名车,策我名骥。 千里虽遥,孰敢不至”,在《杂诗》(其五)中则更是直言,“忆我少壮时,无乐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据范子烨考证,在其“五次为官的仕履生涯中,陶渊明先后三次在军队中担任参军”。参军是军队中掌握核心机密的人物,十分重要。据此,范子烨先生推断,“即使陶渊明可以说自己因为贫穷而出仕,也不可以说自己因为贫穷而出任参军”。不过,陶渊明没赶上好时代,他的盛年与东晋的衰败几乎完全重合。二十岁,本是一个人建功立业的黄金时间,可陶渊明二十岁那一年,也就是太元十年,东晋的支柱谢安病故,东晋政权落入司马道子手中,他重用佞臣王国宝。东晋之衰由此开始,先是孙恩起义,再就是王恭、殷仲堪讨伐王国宝。本来,在晋孝武帝公元396年去世之时晋朝还有一次自赎的机会,可惜继任的晋安帝是个白痴,“自少及长,口不能言,虽寒暑之变,无以辨也”。于是桓玄逐渐坐大篡位,被刘裕诛灭,随后刘裕逐渐坐大,终至篡晋立宋。这一切,在《桓玄传》及《宋书·武帝本纪》中都表现为接连不断的征伐,社会因此而生灵涂炭。据史载,公元410年,卢循与刘裕争夺陶渊明的家乡浔阳,仅此一役,所杀及投水死者就达一万多人,伤者自然更是数以倍记。这样一个尚力的时代显然不适合文人陶渊明施展才华。面对大把大把的蹉跎岁月,五十岁时他曾极为伤感地写道,“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杂诗》其一)。因此,对于这样一个有力无处使有志不能伸的时代,陶渊明感到失望也是正常的。这可以视为陶渊明怅惘情绪产生的时代背景。

但问题是,陶渊明对现实的否定相当决绝,远远超出了一般人。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这与陶渊明的生活经历尤其是他与桓玄、刘裕的交往有关。据袁行霈与范子烨两位先生考证,陶渊明分别做过桓玄和刘裕的参军,这两位都是当时跺个脚即可震动东晋政坛的人物。在其声望如日中天之时,人们莫不对其寄予厚望。《晋书·桓玄传》载,“自祸难屡构,干戈不戢,百姓厌之,思归一统。及玄初至也,黜凡佞,擢俊贤,君子之道粗备,京师欣然”。但他最终却篡位自立。刘裕也是这样。《宋书·武帝本纪》载,“公既作辅,大示轨则,豪强肃然,远近知禁”。后又攻灭南燕,收复益州,北征后秦,攻克长安,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然而在灭桓十六年后,他也走上了与桓玄同样的道路,迫使晋帝逊位。不过,他更过分,杀了安帝后又把本已甘心让出帝位的晋恭帝给杀了。这些对陶渊明的影响更为直接,因为他对桓刘等人都很熟悉,他们是他日常生活环境的基本组成部分。在陶渊明心目中,政治人物尤其是领袖人物都应该像他的曾祖父陶侃那样,“功遂辞归,临宠不忒”,而不是背信弃义,朝秦暮楚。当然他也明白,“孰谓斯心,而近可得”,也即像他曾祖那样的人着实不多,可他心底可能还存有一丝希冀,即像他曾祖那样的领袖级人物大约还能保守信用忠于职守吧。然而,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他所看到的却是当年的老领导一一废晋自立,至于其他像墙头草一样跟风乱摆的人就更不胜枚举了。这不能不使他怀疑,这个世上是否还有好人,于是就给世界下了一个绝望的断语。试联系一下《桃花源记》的写作时间,我们对这一问题就可以看得更清楚。据王瑶先生考证,《桃花源记》一文创作于公元421年。公元4206月,刘裕废晋自立。考虑到当年的信息传播速度,我们可以推断,陶渊明很可能刚听到刘裕篡晋消息就创作了这篇《桃花源记》,由此可知其对此的愤慨程度。我们再看一下他塑造的那个渔人形象,出尔反尔,与刘裕等人何其相似,由此也可以看出其良苦用心之所在。

可能还会有人觉得,以此来解释陶渊明的决绝态度,力度似乎还嫌不够,还需要有更加有力的证据。此时,我们就必须要注意到,这里还有个立身自处的问题。陶渊明是东晋王朝的功臣后裔,这一身份给他烙上了基础的拥晋底色。所以,史传记载他“自以曾祖晋世宰辅,耻复屈身后代”。而且,据范子烨先生考证,“就政治选择而言,陶渊明自始至终都属于桓党”,处于与刘裕政治集团对立的位置,因而刘裕篡晋对于陶渊明来说就决不仅仅是涉及到道德评价或个人好尚的问题,而直接威胁到其现实生活甚至生命。所以,在听到刘裕篡晋消息后,亡国之痛、立身之难一定会同时涌上他的思绪。因而,此时他对现实表现出极度的悲观失望情绪也是意料中事。陶渊明的传世作品中还有一组《咏贫士》,这一组诗的第一首第一句就是“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足见其当年思绪的核心之所在。据王瑶先生考证,这首诗“作于宋武帝永初元年庚申(四二零)岁末”,也是刘裕篡晋之后几个月,与《桃花源记》大致同时,于此,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其内心的无依、彷徨与怅惘。

所以,在考察了《桃花源记》的写作背景之后,我们认为陶渊明心中的无依怅惘情绪实为时代背景、生活经历与政治立场三期叠加情形下的必然结果。

 

附注:

⑴⑵⑶⑻⑾⑿⒂王瑶:《陶渊明集》,作家出版社19568月版,第61页、第32页、第55页、第53页、第11页、第94页、第82页。

⑷⑸⒁范子烨《无依的孤云:陶渊明与晋宋政局》,《青海社会科学》2015.1

房玄龄:《晋书·安帝本纪》,吉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45页。

⑺参见司马光:《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五,中华书局1956年版,第36403641页。

房玄龄:《晋书·桓玄传》,吉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566页。

⑽沈约:宋书·武帝本纪》,吉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7页。

⒀王质等:《陶渊明年谱》,中化书局1986年版,第248页。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