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角菜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那里有谁的梦想?

 
 
 

日志

 
 

想起了我的老师  

2012-06-07 09: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了我的老师

――赵世术事迹观后感

 

 

 

因了教育局的组织,才知道有个教师名叫赵世术。赵老师是重庆人,生于大山,长于大山,也服务于大山。片中说,赵世术毕业于学校,但未明言毕业于哪所学校。但一个事实是,自打从学校毕业后他就回到了大山,先是给孩子教书,后是边教书边背孩子过河。背孩子过河应该是改革前的事,因为那里说到了“工分”。作为成人,我的常识告诉我,常年在溪水中背孩子过河是一件很危险的事,那会得关节炎的。果然,后面我就看到了赵世术生病的情况介绍。片子后面介绍的情况让人动容,因为在他病后,为了实现丈夫的教书梦,他的妻子梁言书竟然背着丈夫来上课,而且一背就是十三年。记者特意选了一个令人动容的境头――赵老师手指头无法握住粉笔,学生把整支粉笔绑在他的手上板书。

影片看完,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童年,想起了我当年的老师,杨子凤、周明才、朱玉宝、高梅,等等。他们当年都是乡村教育的守护者。尤其是杨子凤老师,她是南京的下放户,全家下放,来到了举目无亲的江北小村。我不知道他们当年下放时的心境,但他们过来了,操着普通话,带着城里老师的要求。于是,我们这帮乡里孩子就在杨老师的要求下进办公室就举手报告,开口必须是普通话。别扭死了!难为死了。这是当年的感受。但好处是,因为杨老师的到来,我们小村里第一次有了拼音教学,有了普通话。杨老师不知道的是,多年之后,他当年培养的一年级学生后来成为普通话省级测试员。这一切,都是杨老师给的。

还有朱玉宝。老先生好像是项圩人,离我们村子很远,必须要住校。在我的记忆里,他是我们村子第一位住校的老师。就是这位老师,带着我们几个孩子,在他的办公室里,在一盏微弱的油灯下,规规矩矩地上起了晚自习。与现在的唯一不同之处就是,那时我们上自习完全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孙老师现在住在城里,就在我家附近,上下班时我常看见她老人家。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了很深的印记,但还是那样的和善,还是那样的热情。每次看到我,她还像当年一样,唤着我的小名,聊几句昔日,说几句往常。高老师走了,急性病。周老师还健在,但也没了昔日的英气。

我无法想象,假如没有他们,我们现在会是什么样。几天前,不知因为什么,我与一位老师说到我当年曾经读过的复式班。这个名词再过几年就没人知道了,要进行专门的名望解释。其实就是教师不够,两个年级在一个班上课,一个班上课,一个班自习。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识字了,悟理了,成人了。考上师范后我曾到当年的小学去过,盖了砖房,加了围墙,比以前好多了,心下很欣慰。过些年,听我的朋友说,小学撤了,学生没了。心底黯然良久。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撤,是人少吗?我们念书时人也不多啊?还有复式班呢?

现在看到赵世术,我忽地想起了我的童年,我的小学。杨子凤,赵世术,他们都是一样的,他们高举着知识的火把,照亮了我们的前程。没有他们,不知会有多少孩子缀学,没有他们,我们的求学之路不知会有多么艰辛。但是,现在学校没了,还有谁会在乡间在山谷举起那个火把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