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角菜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那里有谁的梦想?

 
 
 

日志

 
 

问题的探讨 人性的熏陶  

2011-05-05 07:00:33|  分类: 发表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承《语文教学通迅》相约,写作此文,发在20011年第4期上。特此志之,以谢李编的美意。未细核对,只知道注释被删节。

 

 

 

 

问题的探讨 人性的熏陶

――苏教版课标教材必修4第二单元备教策略

 

一、专题的承担

苏教版必修四第二单元――“一滴眼泪中的人性世界”这一专题以“问题探讨”为主,着力于学生探究意识的培养,以三个板块,即“灵魂的对白”“美与丑的看台”和“人性在复苏”来共同探讨一个共同的话题――人性。限于篇幅,三个板块其实只选录三篇文章,一是曹禺的《雷雨》,二是雨果的《巴黎圣母院》(节录),三是电影《辛德勒的名单》的剧本(节录),可谓惜“篇”如金。

既然是问题探讨,那自然要在问题的设计及其如何探讨上下些功夫,这是本单元文本最重要的承担,也是贯彻教材编辑意图的必由之路。说到探究性问题的设计,人们自然会想到问题的探究性,自然会关注问题自身的思维空间延展性,关心它是否经得起学生的深入挖掘。这自然有其道理,不过,思维若仅限于此,应当说还有其局限性。本单元的专题名称是“一滴眼泪中的人性世界”,它明确告诉我们,人性的熏陶是本单元的另一个重要担当,编者希望学生通过本单元的学习,“从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的对立中,去探求人类应该恪守的共同准则”。于是,在设计问题时我们必须要注意“人性”这一视角,要注意从人性的角度去关注文本,解读文本,鉴赏文本。综上,在教学《雷雨》时,我们可以引导学生关注这样一个学术界长期以来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即周朴园对侍萍的怀念之情到底是真是假。这一问题既直面了人性,也有思维回旋余地,相对说来,这就是一个较好的问题,因而教材编者把它选进了教材。

同时,在教学本单元时,我们还必须要注意,本单元还安排了一个写作技法指导――要有描写意识,这是本单元的作文教学承担,不宜忽略。不过可能也同样是出于篇幅的考虑,这一段关于描写的专题介绍显得单薄了些,我们在教学时还要对它有所补充,比如关于描写的分类、作用、典型案例等,都可以介绍得更详细些,这对于提高学生的阅读与写作能力都很有必要。

但是,很显然地,仅做到这些,对于完成本单元的教学任务来说还是很不够的。就《雷雨》这一话剧而言,我们就必须要关注它的话剧承担。在苏教版五本必修教材中,入选的话剧只有《雷雨》,因而《雷雨》就承担着普及话剧基本常识的重任。这一点,教材编者是十分清楚的,我们从其练习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来。《雷雨》安排了三个练习,其中两个与戏剧常识相关,一是戏剧冲突,二是戏剧语言。但这一安排只关注了戏剧的共性而未及曹禺的个性。曹禺作为我国话剧代表人物,其杰出成就不容忽视,其语言的诗意与对戏剧冲突的独特设置都有必要对学生作一些简要介绍。就《一滴眼泪换一滴水》而言,我们就必须要关注它的小说及浪漫主义文学承担。苏版教材选入的小说不多,外国浪漫主义文学作品更少,了解雨果、了解浪漫主义文学、掌握小说的欣赏方法对于提高学生的素养无疑有着重要的作用。同样,在学习《辛德勒的名单》时我们也要关注它的电影剧本承担,它是必修教材中唯一的电影剧本。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贯串于整个语文教学中的是学生文本分析能力的培养,并借此提高学生的文本鉴赏能力,这是语文教学的中心任务之一。

二、文本的研读

本单元共有三篇文章,两篇外国文学作品。因系翻译,所以,外国文学作品我们可以感知其思想,可以感知其谋篇布局等写作技巧,却无法直接领略其语言文字的美,加之《巴黎圣母院》的时代与地域对于学生来说都不是太熟悉,《辛德勒的名单》则为自读内容,因此,我们建议本单元文本研读重点应该放在《雷雨》上。

研读文本,中学教学的实际情况可能有些机械、公式化,像《雷雨》这样的戏剧就是主题、语言、人物形象、戏剧冲突之类的因素分别去分析一通就宣告完事。这种分析当然也有其合理性,可是无疑地它忽视了作品的个性。曹禺是一位个性极其鲜明的作家,1936年,《雷雨》出单行本时曹禺就明白表示,“我是我自己”。所以,根据中学教学及本单元“问题探讨”教学的实际,我以为对《雷雨》的分析可以针对这样一个大的问题展开,即《雷雨》展现了曹禺怎样的创作个性?试作具体分析。这样,我们就可以结合曹禺自己的论述从主题、形象等各个角度对作品进行较为细致的分析,于是,通过分析,我们不仅可以引导学生掌握剖析文学作品的一般规律,还可以深入触及话剧的特殊法则,更可以对曹禺独特的创作风格有所了解,并且,这样也可以加深学生对写作的了解,提高其写作水平。于是,其收获自然比泛泛的分析要切实得多。下面,我们将试循着这样的思路对《雷雨》(节录)作简要的分析。

关于主题。

《雷雨》到底在写什么,这仍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从作者这一面来看,我们觉得还是比较清楚的。晚年,曹禺回忆说:“我写《雷雨》的时候,……甚至连主题也没有预先想到它。”这一“主题”,如果把它理解为对剧本所表现内容明确的思想性提炼与概括,应当是符合事实的,因为正如曹禺先生在《雷雨》最早的中文本及日译本序言中反复申说的,为什么要创作《雷雨》?“我不能清楚明了地说,我是有意识地想要匡正什么,或讽刺、攻击什么。”但“《雷雨》对我是个诱惑。”“写《雷雨》是一种情感的迫切的需要。”“总之,一种急迫的情感的积郁,使我执笔写了《雷雨》。”但这并不意味着曹禺对剧作没有任何构想,相反,他的抱负是很大的,他说:“最初出现模糊的构思时,使我感到兴奋的,不仅仅是一二个主题和几个人物,也不是因果报应,而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残忍’和‘冷酷’。……这个斗争的背后也许存在着某种东西,希伯来先知们把它称为‘神’,希腊剧作家称之为‘命运’,近代人则抛弃这类模糊观念,把它叫作‘自然法则’。”也即,他想要借人物之间的争斗来反映这个世界的“残忍”与“冷酷”,进而表现不可知的命运。于是,在剧本中,我们就会看到剧中人物“怎样盲目地争执着,泥鳅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他们正如一匹跌在泽沼里的羸马,愈挣扎,愈深沉地陷落在死亡的泥沼里。”

上述可以看作是曹禺在主题方面的哲学追求,这也正是曹禺剧作深刻的地方,但这样说并不代表曹禺先生在创作上没有自己的情感倾向,相反,他爱憎分明。他说:“我喜欢写人,我爱人,我写出我认为英雄的可喜的人物;我也恨人,我写过卑微、琐碎的小人。”曹禺剧作中出现了一系列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对此,他说:“中国妇女中那种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的高尚情操,我是愿意用最美好的言词来赞美她们的,我觉得她们的内心世界真是太美了。”具体到《雷雨》(节录),我们不难看出他的矛头所向。

关于人物

戏剧中当然要有人物,曹禺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对人物的理解更为深刻。著名导演焦菊隐说过“写戏,就是写人。写人,就是写性格”。而“表现性格,就是表现思想”。曹禺认为这两句话道透了戏剧艺术的精髓。戏人同一,这就是人物的重要意义所在,而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在艺术创作中,曹禺一直强调要充分认识人物的复杂性,不要人物处理简单化,要“懂得全局,写出社会的本质,让人全面地认识生活,理解社会。”,要写出“生活的真实”,而非“真实的生活”。曹禺的创作可以说是其理论的成功实践。

在解读《雷雨》(节录)周朴园与鲁侍萍相遇一场时,我们总觉得有些疙疙瘩瘩的,总觉得这里面有无法用逻辑来解释的成分,其实这正是人性的复杂所在。三十年来,周朴园一直保留着关窗的习惯,一直保持着屋里的陈设不动,这些,我们不能说它是虚伪的。当周朴园认出侍萍之后,他又立即摆出了另一副面孔,使出全套手腕,希望立即把事情摆平。这也是真实的。这些,可能已经够复杂了,已经够解释一气了。其实,它们还是很好理解的,用审美距离说解说就行。初恋,当然是美好的,怀念也自在情理之中,尤其是当这一切有益无害的情况下。当然周朴园可能搞得过了些,但也不是不可能。但现在侍萍到了他身边,距离拉近了,益处不是太多,威胁倒是太大,这时情况就不一样了。出于本能,周朴园当然要自卫,于是,另一副面孔自然就出来了。这一切,在周朴园看来可能都很正常。至少,在曹禺看来,周朴园是不自知自己的伪善的。在1958年给前苏联导演解释人物性格的信中,他就说:“他自己一点也不知道他内心中是这样可怕的、伪善的。”当然,这只是一种心理的说明,而不是道德或价值的评价,心理的真实不能代替道德的评判,这是教学时必须要明确的。

不太好说明的是前一段,是周朴园认出侍萍前的几次试探性对话。在那里,我们总觉得侍萍有点儿没话找话说的成分,似乎侍萍是故意要周朴园认出她来。比如关于梅小姐的生平及梅花绣衣等能证明其身份的细节其实都是侍萍有意无意地说出来的,她不说,周朴园可能真的想不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位老妈子就是当年的初恋情人。这怎么解释?这里,我们不妨看一下他对《北京人》中人物的解释:

(思懿)这个人物在旧社会也不是没有值得同情的地方,但是她为人很坏,品质不好。但如果没有她,这个家早完了。真正掌握这个家庭,能够有饭吃,活下去,就靠这个“贤慧”的长媳了。从表面上看,她很贤慧,做起事来,她狠毒,这个人一辈子是很可笑的,那么大的年纪还要生个小孩,看来似乎滑稽,但人生往往如此离奇所以说人生是复杂的人物的性格也是复杂的。曾文清那么恨思懿、爱愫方,但是他出走之前,又使思懿怀了孕。如果说过去生曾霆,那还是可以理解的,怎么又要添第二个孩子呢?这怎么解释看来是很奇怪的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复杂人生是错综复杂的人物也不大简单我常觉得自己需要比较深入一点地认识生活(着重号系引者加)

这里曹禺强调的就是人物身上的人性悖论,它们看起来是矛盾的,但它们在人物身上又是真实的存在着。“人性的悖论性是曹禺对于人性秘密的发现。”在周朴园的客厅里,侍萍大约也遇到了同样的窘境,怕见而又待见,待见而又怕见,感情飘飘忽忽,于是言辞也就隐隐约约,充满了试探性,也充满了戏味。曹禺在这里充分尊重生活,写出了生活的真实,最终使它成为话剧经典场景之一。试想,假如侍萍认出周朴园时无动于衷,或义愤填膺,愤怒揭露,这样的情节还有多少真实性可言?这样的人物还有多少动人之处?所以,正因为曹禺写出了人性的复杂,才更增加了人物的美感。这也是曹禺创作的过人之处。

关于戏剧冲突

关于戏剧冲突,教材有一句较为明白的提示,说它“既可以是人物的外部动作,也可以是人物的内心活动”。但这一提示不如曹禺本人的论述更到位,补充一则资料,以助指导。

写剧不是写对话,是表明人与人之间相互反应的精神活动。这种活动的显明表示,莫过如“动作”。所谓“动作”不一定是拿起枪打死一个汉奸,有时心理上的冲突,常常比表面上的动作,还要动人。譬如:拿起枪打死一个敌人,发现这个敌人正是从前自己最好的朋友,当责任与私谊在争执的时候,表面仿佛看着没有动,其实已有动作了。

这是曹禺1940年指导写作抗战剧作时的经验之谈,这一谈话对于我们分析周鲁客厅相遇这一场景的戏剧冲突当有所启迪。

关于戏剧语言

关于戏剧语言,教材只提潜台词,这就只关注了人物语言,而没有顾及叙述语言,而且这也只是个共性的要求,基本没有什么难度。其实,曹禺对语言的要求是非常之高的。关于《雷雨》,他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写的是一首诗,一首叙事诗。”“巴金对我说过:‘《雷雨》是一部不但可以演,也可以读的作品’。他的这句话是说中了我的本意的。我写这个戏确实不但想着看戏的观众,也是想着看不到演出的读者的。”另外,他在谈及对戏剧创作的希望时说:“我觉得我们写东西,文字上要注意,一方面要通俗,一方面要有味道,有诗意,含蓄无穷。”这些,可以启迪我们思考分析语言的角度,如诗意,如通俗,等等。不过,这一要求是在语言的动作化、个性化、冲突化之上的更高的要求,这是我们必须要明确的。

关于曹禺戏剧语言的分析,钱谷融先生的《当代文艺问题十讲》(复旦大学04年版)是一本很好的参考书。

三、方法的讲究

教学方法很难说,因了人、时、地及内容的不同而不同,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者是也。这里只能根据教学内容及教学目的给出一个大致的参考。

1、要重视对学生的引领。现在大家普遍诟病中学教学对学生个性培养方面的不足,稍加分析就会发现这里既有教材编写的不足,也有教学引领的不够。现在规范办学的呼声很高,不少地方都有强制措施,实事求是地说,效果还是有的,学生自由支配的时间较过去还是增加了。时间是个性形成的基础和前提,而教师有意识地引领则是学生个性形成的重要条件。所以,教师在教学时要重视对学生的引领,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开列书单以供学生自学。仅就《雷雨》的学习而言,个人以为,下列书籍可能都是有必要向学生推荐的:

曹禺著《曹禺经典戏剧选集》,新华出版社2010年版

曹禺著《悲剧的精神》,京华出版社2006年第2版

田本相著《曹禺传》,东方出版社2009年版

朱栋霖著《曹禺:心灵的艺术》,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钱谷融著《当代文艺问题十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可能有人会说,一篇课文就推荐这么些书籍,学生怎么可能读得了?这话有理,但我还是要说,尽管推荐的学生未必能读完,但推荐和不推荐不一样。推荐不是要求。哪个商家不推荐?但买与不买还不是看顾客的。不要担心学生的负担,有兴趣就没负担,有兴趣就可能有个性,何乐而不为?在这里顺便说一句,与重视引领相关的是重视教学目标的层次性。引领可能提高教学目标的层次,但我们一定不能忘记基础的教学目标,那是底线的教学要求。

2、要重视诵读。语文需要朗诵,话剧与电影剧本尤其需要,这是无需强调的。曹禺导演话剧时,是每一句台词都要亲自指导的。

3、要重视比较。比较是一种重视的学习和研究方法。在本单元学习内容中,比较的材料较为丰富,如《雷雨》中周朴园前后态度的变化,如《巴黎圣母院》的多组对比,如《辛德勒的名单》中将军前后态度的变化,等等,都是很好的教学材料。另外,如果组织延伸阅读,还可以比较阿Q与伽西莫多的示众,比较《雷雨》与《打出幽灵塔》的异同。

4、要重视多种媒体的整合。本单元学习内容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它们都有影像资料,教学时可以充分利用,以便加深学生对其内容的认识。由于教学时间的关系,教学时还要注意课堂内外的结合,把影视的观看放到课外去。

四、教学的设计

根据本单元学习内容的特点――都是长篇节选,都有影像资料,所以建议本单元教学采用这样的教学设计,即影片预热、重点突破、表演深化、评说升华。也就是本单元教学提前介入,学期初就明确要求或自行组织学生观看影片,影片顺序最好是《巴黎圣母院》《雷雨》《辛德勒的名单》,《辛德勒的名单》最好放在教学前几天观看,以作情绪铺垫。其后从三篇文章中选取《雷雨》进行“知识与技能”“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方面的重点突破,这里要注意不要忘记写作目标的渗透。接着可组织学生扮演《雷雨》或《辛德勒的名单》的片断,长短均可,以深化对人性的认识。最后通过社会热点或焦点事件(如旭日阳刚与汪峰关于《春天里》的纠纷)的评说,升华对人性的理解。

 

附注:

⑴教材必修四的《致同学》

⑵⑶⑷⑸⑹⑺⑻⑼⑽⑿⒁⒂⒃⒄曹禺《悲剧的精神》第3页、第69页、第4至14页、第13-14页、第5-6页、第57页、第52页、第276页、第85页、第76页、第104页、第1页、第47页、第145页;《悲剧的精神》,京华出版社2006年第2版

⑾曹禺《关于《雷雨》在苏联上演的通信》,《戏剧报》1958年第9期

⒀田本相《曹禺经典戏剧选集·序》,《曹禺经典戏剧选集》,新华出版社2010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