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角菜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那里有谁的梦想?

 
 
 

日志

 
 

过去随想  2009年5月26日  

2009-05-26 19:5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3月,接到《名师之路》编辑部约稿,说是要编一本书,反映名师的成长历程,如嘱写了一些文字,下面列出的是《过去随想》。不久前,接到蒋编电话,说是刊物想先用一下,结果就在第四期上登出来了。特志之。

   收到样刊时才注意到,我用了和叶圣陶一篇文章同样的题目。

 

 

过去随想

 

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88年暑假到学校报到的情景,可是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时间过得真快,这句话的力量现在才真切地感受到。领导要我说说自己的成长经历,恭敬不如从命,且到过去走一遭。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这一自我评价大约还是比较准确的。8891开始参加工作,二十天不到,教研组长通知我,说是校长要来听课,叫我准备一下。其时我在小学,这校长可不是一般的校长,他是掌管全乡教育的,其时的名称叫“文教助理”。这课怎么上?我心里实在没底。不过,好在是下一个星期,还有时间。我有个哥哥在响水实小工作,教学还有些名气,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上过《江苏教育》的封面,是江苏的第一批“小中高”。于是,我赶紧趁着星期天去请教。七十里的路当天来回,累是累了些,可经也取了回来,课怎么备的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有一句话我至今记得。哥哥说:“老师在课堂上说的每一句话都应当是准备好的。准备好的可以不用,但不能不准备。”话不够精练,但能于朴素中见真理。几天后上课,教学内容是《赶羊》,领导、同仁都来了,济济一堂,我按照哥哥的思路上起来,竟然得了个满堂喝彩。这是我从教后的第一节公开课。其时,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公开”以后便如家常便饭般普通,每到一所新学校,组内第一节公开课一定是我的。99年调到灌中,开学后不到一个星期,教学副校长杨斌、教务主任封作昌便向我“学习”了一下。其后就是组内公开课,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竞赛,一波连着一波。对此,我从来没烦过,都认真准备,从不敷衍。

现在有部分老师不喜欢上公开课,认为那是领导或同事在“摆弄”他,甚至为此生闲气。我觉得这是一种不太好的心态。想一想,这是人家看好你把你当回事啊。重视不好难道轻视倒好了?公开课是一种最常态的把自己逼上前台的行为,处于聚光灯下与在暗地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虽不是“不可多行一步路,不可多说一句话”,可也得时时注意,规范自己的言行。而且,此时我们还可以听到不少善意的批评。记得当年教小学时,有老师说我说话太快,学生听不清教学内容。我试了许多次,就是改不掉,为此,我在黑板左上角写了一个“慢”字,随时提醒自己要放缓语速。我们灌南地处江淮方言区,方音较重,有一次有位老师就此向我“开了一炮”,从此,在课堂上我都用普通话授课。现在,这已成为我的习惯。97年,我考得普通话省级测试员资格,与此不无联系。

要想把公开课上好并不容易,那得要有真功夫。我到现在都非常佩服李镇西老师的那节课,《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那段关于“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的讲解堪称经典。我没有这一功夫,但也侥幸得过奖。1992年,我代表我们乡初中参加县优课竞赛,其时我只知道要发展学生的能力,于是在教学设计中安排了这样一个细节:老师示范处理一个教学内容后,让学生独立处理与此相似的另一教学内容。教研室老主任认为这一设计颇含新意,侥幸得了个一等奖。这是我第一次得一等奖,其时高兴得不得了。不过,很快我就认识到了自己的鄙陋。9212月,魏书生到淮阴讲学,我有幸与会,初睹魏老师风采,真是激动万分,世上竟然还有这样高明的人物,竟然还有这样高效的教学。我立即购买了《魏书生的教书育人之道》,函购了魏书生研究者赵伟士的研究书籍,钻研并开始实施魏氏教学法。两个月后期末考试,我班均分比同轨高出二十四分,与县中持平。从此,“六步教学法”以及魏氏教学管理思想在我心中扎下了根。

200610月,我获得了一个参加省优课竞赛的机会。教学内容自定,我选择了季羡林先生的《清塘荷韵》。此时,我已经获得过两次市教学竞赛一等奖,对教学的认识较之十年前那是深刻多了,可是,能否从众多高手中胜出我却依然没底。怎么办呢?我想,决定是否胜出的因素有二,一是教者对文本解读的深刻程度,二是学生因文本研习而获得的发展程度,在这两方面着力或许就是取胜的途径。为此我阅读了季老先生的绝大部分散文,研读了不少《清塘荷韵》的相关文章,并最终认定清塘荷韵之“韵”应当包括“人格之韵-生命之韵-生活之韵”这样三块内容。这一见解发人之所未发,从而解决了文本研读的问题。可是怎样才能让学生也理解这一文章呢?我设计了一个又一个教学引导问题,更换了一个又一个教学引导思路,可总觉得不对劲。有一天,我正在冥思苦想之际,备课组长韦敏老师说:“问题是学生提出来的,不是你想出来的。你应该叫学生提问题。”真是一语中的醍醐灌顶。成天总说要尊重学生的主体地位,为什么一到课堂上就忘了呢?我立即要求学生提出自己不懂的问题,并以此问题为问题安排课堂结构,从而较为满意地解决了第二个问题。后来,这节课获得了省一等奖。

真理总是朴素的,有句话叫“人不能随随便便成功”,它不知被人重复了多少遍,甚至我们对它都有些不以为意了,可是,它仍然是真理。在工作中,我们还需要认认真真的精神,做好手中每一件事,这是成功的前提之一。

说到成功,许多人不由自主地都会想到机遇。是的,机遇确实重要,但比机遇更重要的是要抓住机遇。可以说,机遇满天飞,到处都是,但我们抓住了吗?由此,我们还可以更深入地问一句,我们凭什么抓住那些机遇?

在近二十年的教学生活中,我遇到了许多我至为尊敬的领导、长辈,他们给了我许多机遇。这其中,我不能不说一说老校长张立泉先生。

1992年我获得的那个一等奖,竟然引起了时任县教师进修学校校长的张立泉先生的注意。1994年底,他一个电话打过来,告诉我他想把我调到进修学校,问我是否同意。我可以进县城?而且是到进修学校?而且不需要我再努力,只要说声“同意”即可?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我与张校长素昧平生,从无任何交往。可事情就这样定了,952月,我开始到进修学校上班。

那是一个怎样的学校啊!全校不到三十个教师,却订了近两万元的期刊,拥有一个近十万册图书的图书馆。而且图书质量很高,虽然没有什么古籍善本,却有许多八十年代初重版的学术书籍。我真如高尔基所说,像是一个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开始如饥似渴阅读起各种书籍来。先是忙教学。张校长对我要求很严,给我压了许多我其实根本就无法承受的重担,比如逻辑,比如教材教法,等等。在进修学校的几年中,我先后承担过现代汉语、古代汉语、现代文选、古代文选、逻辑、教材教法等许多课程的辅导工作,这些课程使我大受其苦。我在无奈之下只好埋头苦读,书进书出,书出书进,到后来我成了图书管理员的义务助理,什么书放在什么位置我都一清二楚,有人还书了,她忙登记时我就可以替她整理。经过近两年的努力,我终于从简单的“弄懂”逐渐发展到“服众”,成为语文组的骨干教师之一。

一个平台有多重要,这是我到灌中之后才想到的话题。对于我来说,进修学校是个极其重要的平台,灌中也是个极其重要的平台。在进修学校时,我们的主要工作是辅导教师,所以,我们定期到南京晓庄学院的省教师培训中心接受辅导,这样就无形中又为自己打开了一扇天窗。我在前面的自述中曾经说过,我是在进修学校才正式开始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的研究,而其基本资料《叶圣陶集》《叶圣陶传论》则是在南京教育书店淘到的。那时对叶圣陶先生的认识真的很浅,面对那一整套《叶圣陶集》,我硬是身在宝山不识宝,只捡自己喜欢的购买,先是语文教学,再是教育随笔,跟着就是日记,终于全集购进,并结缘至今。而细想其缘起,则还是进修学校的《中学语文教材教法》,还是进修学校的张立泉老校长。

灌中平台之意义与进修学校迥然不同,它是实践性的。从96年起,我就开始对叶圣陶先生倡导的讨论法充满兴趣,并开始其研究。讨论法是教学方法,其理论研究固然重要,但关键还在于实践,正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灌中为我提供了实践土壤。到了灌中之后,我先后申报了两个课题,一个市级,一个省级,都与讨论法相关。正是通过对讨论法从理论到实践的深入研究,我才对它有了更加全面深入而又客观的认识,摆脱了讨论法崇拜,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我“教学即交流”的教学思想。

作为一名优秀教师,只忙于实践是不行的,他还得要学会写作,把自己的实践经验与思维成果展示出来,以便于交流。这一点灌中也给了我许多。我开始写作的时间本身就较迟,工作三年后才开始。如果自吹些还可以说“起点很高”,第一篇就发在《中学语文教学》上,其实只是个豆腐块,补版性质的。于我也是实践火花的偶尔迸发,属于东一榔头西一棒性质。我真正意义的写作开始于灌中。2000年初,学校组织申报“十五”课题,教科室主任要求我报一个,我就申报了“讨论法与高中生语文素养的发展”这一课题。这是个市级课题,但讨论法的意义是国家级的,是政府意志,因为1999年召开的全国第三次教育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智育工作要改变教育观念,改革人才培养模式,积极实行启发式和讨论式教学”。事后想一想,我自觉很幸运,我在误打误撞中抓住了时代机遇。讨论法是什么?在我申报课题时还没几个人知道。我清楚地记得,为了查找讨论法资料,我在“百度”上只找到三个网页,而现在以“讨论法”为关键词可以找到近三十万个网页。所以我在艰难地填写好课题申报表之后就把自己掌握的材料整理了一下以《讨论法的理论探索》为题寄给《江苏教育研究》,全文近8000字,竟然发表了,而且是在其“理论经纬”栏目。其后我又分别撰写了《叫好,还要叫座――讨论法的再探索》《讨论法在中国》《媒体语文讨论课浅说》等一系列文章,对讨论法的理论及其实施进行全面深入系统的探索。

在教研意识方面,有一点我是比较自信的,那就是敢为人先。在讨论法研究方面,根据我搜集到的信息,我认为其时大家对讨论法都不太了解。有些人遇到这种情况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专家都还没有研究出来,我忙什么?等等再说吧”。我的反应则是既然大家都不太懂,我先试着做做吧。03年前后,国家在忙着推行新课标,其时茫然失措的也不是一两个人,其时我也是积极探索,并发表了《也说“教材无非是个例子”》《 选修:选择性还是基础性》《后理念时代高中语文教学的着力点》等一系列文章,以试图回答高中语文教学改革中遇到的一些基本理论与实践问题。

灌中是我教研的起点,没有这一平台,我无法想象出我的教研成果。由此,我衷心地感谢灌中的领导与老师给予我的无私帮助。07年,我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和“全国中小学优秀班主任”,08年,我被评为省“特级教师”,这些,更令我惭愧,我付出的不多,但国家却如此地厚待我,我只有更加努力,以成绩来回报国家,来回报学校以及所有曾经关心、支持、帮助过我的朋友们。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