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角菜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那里有谁的梦想?

 
 
 

日志

 
 

后理念时代高中语文教学的着力点  

2008-04-21 08:0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搞的一份调查表明,新课程理念已经深入人心。而我校的教师教学基本功竞赛则表明这一理念已经变成了行动。校级比赛中老师都能有意识地运用新课程理念组织教学,这表明,新课程的理念传播时代已经基本结束,课改已经进入了后理念时代。理念时代,我们的许多精力都放在了教学思想的转变上,“预设”、“生成”、“教师主导”、“学生主体”,我们在厘清并实践这些教学理念上花了不少功夫,而对于语文教学本身的探索则稍嫌不足。现在,当理念更新的任务已经基本之时,本体的语文教学研究自然地提上了议事日程。那么,此时,高中语文教学的着力点在哪呢,本文拟对此作一探索。

一、高中语文:是对话文字,还是对话文本?

前几天,学校出了一起教学事故,有一位平时挺爱人尊敬的高三语文老师在学生评教时满意率不到10%,不仅创下了其教学生涯之最,也创下了学校之最。何以如此?后来的调查表明,它是学生精心策划的,策划者的目标并不在语文教师,而在语文教学。策划者说:“我们实在讨厌高三的语文课,成天就是拼音、字形辨析、词语运用。老师们也请扪心自问,花费了一年功夫,我们到底学到了什么?当然,我们也知道,老师也无奈,可是,如果大家都只能永远地无奈下去,那么,这一状况什么时候改善呢?”

这一事故应该引起我们语文教师深思,到了高中阶段,语文到底应该对话文字还是应该对话文本?这是一个语文教学着力点的问题。这一问题如果放在小学低年级,那就不成其为问题,因为谁也不会对小学低年级进行字词教学说三道四。但现在的问题是,条件变了,在学生经历了十年连续不断的发展后,语文教学的着力点还必须放在拼音字词等纯工具的打造上吗?语文教学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调查表明,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赞同到高中阶段着力于字词教学的均不足10%。在“百度”上,输入“另类 语文教师”可以找到近三个网页,几乎是随便打开一个网页,其作者都会说:“我甘愿做一个另类语文教师,我要带着学生走向文本,与文本对话。”这不就是意味着,更多的人认为,到了高中阶段,语文不能再以工具的面目出现,而应示人以文本。学生愿意面对的,是一篇篇有血有肉的文本,而不是无意义的字词。其实我们一般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对于我们一般人来说,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去翻阅工具书,但很少有人一辈子没有翻阅过其他读物,只要他是识字的。在心理学上,我们常常强调意义学习,关注文本,正是意义学习在语文学科的具体表现。此论从反面也可以得到证明。假如在高中阶段语文应该把字词作为着力点,那么,语文岂不就成了音韵学训诂学了吗?这可能是所有有识者都不能同意的。

然而,当我们认同了高中语文应走向文本时,问题就解决了吗?下面让我们继续探讨这一问题。

二、高中语文:是走向文学,还是走向文化?

让我们还是从一则案例说起。本学期,我们选修了《〈史记〉选读》,问题就从这里开始。教研活动时,有老师提出疑问:“《史记》是历史,现在它走进了语文课堂,其语文教学价值体现在哪里?”另一位老师不以为然地说:“从文学角度考虑呗。”此论获得大多数老师的支持,因为以往的语文教材都是这样处理的,但现在的问题是,教材里面除了选录了文学色彩较为浓厚的《李将军列传》、《赵世家》外,还有《孔子世家》,甚至《夏本纪》等与文学关系不大的篇目。这些也可以当作文学来处理吗?当我把这一问题提出来时,大家才意识到这里还有不少问题。

这一则案例说明了什么?说明在我们许多老师的心目中,文学是高中语文的必然走向。文学果真能承担起这样的重任吗?我们可以作一个设想,假如就把《史记》当成文学进行教学,那么,我们在课堂上应该干什么?主题,题材,等等,可能我们成天就要围绕着这些进行忙活了吧?试想一想,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语文课?不会吧?其实,我们还可以可以换个角度来思考一下,假如文学就是高中语文的必然走向,为什么不把高中“语文”干脆就改成“文学”呢?对我国现代语文教育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一想法我们曾经实践过,但很快就夭折了,因为它不像我们心中的语文课。

《〈史记〉选读》的教参编写说明中强调:“通过对这一中华文化经典(指《〈史记〉选读》)的解读,使学生增强继承与弘扬民族优秀文化的自觉性和责任感,感悟古代文化精品的思想与艺术魅力,体会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从而陶冶自己的性情,提高文化品位。”(《〈史记选读〉教学参考书》P1,凤凰出版传媒公司、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8月第2版)这段话很有启迪意义。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它对《〈史记〉选读》的定位――中华文化经典,而不是文学。其实,眼光一换,我们就会发现一个新的世界。高中语文教材中有着大量的文学作品,我们应该从文学的意义上还是从文化的意义上来看待它们呢?我想,只要我们稍微思考一下,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对此,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我们知道,所有学科合起来有一个共同的努力目标,那就是促进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为了实现这一总目标,语文、数学、历史等各门学科都从各自的学科特点出发承担起其各自独特的任务。数理化生等学科侧重培养学生的科学素养,历史侧重培养学生的历史眼光,地理侧重培养学生的地理素养,英语等外语学科侧重培养学生的外语交际能力,那么,我们民族优秀文化的熏陶与培养这一任务该由谁来承担呢?毫无疑问,只有语文。语文教学就是要像《〈史记〉选读》的教参编者所说的那样,让学生了解、欣赏、热爱并热心于传播于汉语言文化,同时在这一过程中陶冶自己的情操,提高自己的文化品位。

所以,从学科发展的角度来看,语文的着力点应该是文化,而不是文学。即便是进行文学作品教学,也要从文化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也要把它当作文化的载体来看待。

三、高中语文:是实现自我,还是踵迹他人?

还是先来说一则案例。前几天,听了我校一位青年老师的课,教学内容是《祝福》。课上得很有味,主要分为两大块,其一是走进《祝福》,其二是点评《祝福》。在第一块中他主要带领学生梳理了祥林嫂、我、鲁四老爷等不同人物的故事,其后进入第二块,对小说《祝福》进行点评。在点评阶段,更多的学生都在寻找小说的成功之处,可也有学生对小说提出了批评。其中一位认为,鲁迅小说是做出来的,斧凿痕迹太重。从其结构的颠三倒四就可以看出来。还有一位同学认为,小说对祥林嫂的死处理得太轻描淡写,应当描写一下,小说的悲剧意味才浓。他甚至还写出了祥林嫂的结局:“大雪纷纷扬扬地飘下来,在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凛冽的寒风中,祥林嫂拄着竹竿,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粉刷一新的门里不时传来阵阵笑声。她步履渐渐沉重起来,开裂的竹竿似乎已经不能支撑她的身躯。于是,她找了一个墙角坐下,可还是抵挡不住刺骨的寒风。她睁大失神的眼睛向前望去,忽然看到了她的阿毛。阿毛笑着,挥动着胖乎乎的小手向她走来。耳畔还传来阿毛清晰的“妈妈”的叫声,祥林嫂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幸福地微笑着。”文章片断引来了满堂喝彩,可评课时老师中却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不少老师支持这样的做法,可也有人认为,这是对经典作品的解构,虽未到恶搞的地步,影响却令人堪忧。大家觉得有理,可面对矛盾,大家又觉得茫然。

这里所反映出来的其实是文本解读中主体的解读策略问题。我们通常会说,我们教师要带着学生一起走向文本,这一意识现在多数老师都已经具备,课堂中很少看到老师还在一个人演独角戏。可问题在于,当我们教师把学生带到文本面前之后呢?此时,学生应该采取怎样的阅读策略,具体说,是应该实现自我,还是踵迹他人?这一分歧其实在文学理论中早已存在,而且还各自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这些,我们自然没有必要再去描述,从教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在创新已经成为时代主旋律的今天,我们应当鼓励学生的创新观点,当然,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他们能自圆其说,简单说,只要它是合理的,我们就应该承认。如果我们总是让学生背起或经典的或权威的等各种名目的重负,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个创新的民族?

应当说,本文更多是提出问题,问题也比较粗,属于纲领性质,并且,笔者所做的回答可能是很肤浅的,但我真心地希望本文能引起更多老师的注意,能引起更多老师的讨论。这些,对于指导课堂教学,理清语文学科的根本性质等问题都有很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如果上述问题我们不能解决,我们高中的语文教学可能将永远处于尴尬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